ad01
营口热线 > 财经

区域经济新一轮竞赛中,谁的招儿最高?

|时间:2017-06-23 09:30|责任编辑:余梓阳|来源: 中新网

19日,《河北省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十三五”规划》出炉,雄安新区交通规划浮出水面,未来或将以城市轨道交通为主。而据国土资源部早前公布,国土部计划将雄安新区作为国土资源管理改革试点。

作为长江以北最重要的区域发展之一,雄安新区的每一个规划都能引发热议。

而在长江以南,区域经济的讨论也正如火如荼地开展着。就在20日,两个重要的论坛同期开幕,一个是2017陆家嘴论坛,另一个是首届粤港澳大湾区论坛。

有网友留言:在这个区域发展的时代,真是“各村有各村的高招”。

有人认为,粤港澳大湾区集聚了相当完整的高科技产业链,各城市的互补优势明显;另有人说,上海陆家嘴作为国家级金融中心,金融“资历”雄厚;还有人认为,雄安新区虽然一片白纸,但是也说明未来发展空间广阔······那么,区域经济发展到底哪家强?打造世界级的城市群没那么简单。

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采访专家均表示,区域经济发展未来更重要的是协同发展,在整体布局上,国家应尽可能对三地功能分工有所差异化。

区域经济新一轮竞赛中,谁的招儿最高?

区域发展36计

作为当下国家重点打造的三大城市群,不难看出,发展路径各有侧重。

京津冀协同发展主要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从而设立雄安新区。“雄安新区是落实新发展理念的样板区,其核心理念是要打造创新驱动的新引擎。因此,很明显,雄安新区将来在创新驱动下,建设科创城等方面会有更多的着力点。”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陈耀对国是直通车记者表示,依靠北京本身科技创新资源聚集的资源去建设雄安新区,条件和优势都是得天独厚的。

而上海陆家嘴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金融中心之一。其金融发展总体实力不仅位于全国前列,更是在国际金融领域已有一定影响。它还是众多跨国银行的大中华区及东亚总部所在地,大量金融机构聚集,使其金融发展走在前面。每年由“一行三会”举办,聚焦全球金融问题的论坛定之为“陆家嘴论坛”,其金融领域地位便可见一斑。

粤港澳大湾区,因为涉及港澳和珠三角地区,面积相对更大,主要瞄准打造世界级的湾区经济。“金融其实也是其重要优势之一,尤其是香港,属于比较早建立的金融中心,在自由贸易港建设方面制度优势明显。”陈耀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宣晓伟在接受国是直通车记者采访时认为,以前区域发展的竞争模式,主要表现是不同的地区采取各种手段,包括建设工业园区、加大招商引资、开发新城等方式来推动本地发展,增强本地经济实力。“这是过去地方政府竞争模式很重要的一个特征,那就是只从本地行政区域来考虑问题。”

宣晓伟表示,而原有的模式已然出现一些困难,比如,产能过剩、产业重复等问题。所以当下的趋势是,不同地区更多强调两个方面,一是创新,产业升级,迈向更高的产业。二是,更多强调不同区域横向的合作,以前地区竞争是单个地区基于自身考虑进行竞争,现在如粤港澳大湾区等更多考虑的是不同的区域在一起,优势互补,协同发展。

区域经济新一轮竞赛中,谁的招儿最高?

差异化布局很重要

虽然,三个城市群经济发展各有特点,但我们也不难发现,在发展规划上有一些相同的方面。

作为大都市区,有些职能是必然要涉及的,比如金融职能。“包括雄安新区,将来在建设科技新城中,也需要科技金融,需要有金融机构提供服务。而上海则需要继续保持其国际金融领先的地位,尤其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和内地金融合作、创新方面,要做在前面。”陈耀表示。

不容忽视,经济发展规划上,不管是有相同的地方,还是有不同的地方,作为都要打造成为世界级的城市群,这三个区域的核心城市都要保持高度的国际化程度,要有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的能力,就必然会产生一些竞争关系。

陈耀提出,比如大家都要争夺科技创新资源、金融资源,虽然有合作的空间,但也伴随着竞争的关系,尤其是三大城市群建设需要高端人才聚集。

“以前的竞争模式是在中央、地方的一系列制度安排之下形成的,包括外汇、投资、公共服务等方面的安排,现在要促进区域间的合作,其实也需要有相应的体制机制的安排调整,这方面现在相对滞后。” 宣晓伟认为。

陈耀建议,国家在布局上,应尽可能对三地功能分工上体现一定的错位,进行差异化发展。

陈耀进一步表示,比如,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香港、澳门国际化程度较高,因此要特别体现在国际金融贸易里面的现代服务业方面的经验,还有把握国际规则的经验。

上海是国际金融中心,但远期发展上,由于中国国内金融总部是在北京的格局不能改变,因此,要在金融创新运营方面进一步提升,同时自贸区建设上步子要大一点,进一步改进机制体制。

此外,京津冀的协同发展,尤其是雄安新区目前处于规划阶段,未来定位还要更精准。“目前,雄安新区的产业定位主要是通过疏解功能来确立的,大方向是要将创新驱动作为新引擎。但其中,科技的具体方向在哪里,还需要进一步明确。”陈耀说。

宣晓伟同时强调,区域的发展不是静态的,政府更应该加强的是体制机制的合理安排,而具体发展哪些行业,应该交给市场。(张文晖)

区域经济新一轮竞赛中,谁的招儿最高?

热搜:经济 收藏
图文热点
adr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