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01
营口热线 > 财经

国农科技扣非净利连亏重组无进展刘益谦单祥双豪赌已4年仍浮亏

|时间:2019-05-23 11:53|责任编辑:admin|来源: 中国网

A股“不死鸟”国农科技(000004.SZ)还在挣扎,资本大佬刘益谦、单祥双早已浮亏。

国农科技的前身是深安达,作为与万科、平安银行同时上市的深交所老五股之一,其命运多舛,公司六度易主、九次更名、频繁更换主业,多年被ST。如此频繁变动的背后,是其经营业绩颇为不堪,近几年更是靠出售资产、调整会计核算方法等手段勉强保壳。

长江商报记者查阅年报发现,去年,国农科技再度亏损2027.08万元。今年一季度,借助出售资产,公司实现净利润535.01万元。不过,2017年至今年一季度,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一直是亏损,保壳压力奇大。

国农科技目前的实控人为李林琳,系三顺药业李华锋之女。2013年5月,李林琳入主以来,曾频频动作,多次筹划重大资产重组,遗憾的是均以失败告终。今年3月底,公司再次宣告重组,拟收购智游网安100%股权。截至目前,重组已近两月,尚未见实质性进展。

备受关注的是,或为了豪赌重组盛宴,2015年7月前后,资本大佬刘益谦通过国华人寿举牌,单祥双通过中科汇通两次举牌。彼时,股价最高达43元,而昨日,国农科技股价为21.48元,已然腰斩。二人均已浮亏。如果考虑国华人寿万能险超过8%的资金成本和四年时间成本,刘益谦亏损不少。

而重组屡屡告败,总资产不到2亿元的国农科技已沦为微型壳公司,如果卖壳依旧不顺利,刘益谦等又还能坚守多久?

新一轮重组两月未见实质进展

李林琳推动的新一轮重组是收购其弟弟控股的资产,似乎具有不确定性。

今年3月25日,国农科技与智游网安及其主要股东彭瀛签署资产购买协议,拟收购后者100%股权。公司当日公告称,预计本次交易涉及的金额将达到重大资产重组标准,目前该事项仍处于洽谈阶段,双方正在积极协商沟通中。

4月10日,国农科技披露了重组预案,拟通过发行股份方式购买彭瀛等19名交易对方持有的智游网安100%股权。

智游网安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移动应用安全服务提供商,主要从事针对移动应用安全的方案规划与设计、产品开发、安全管理服务等业务。最近两年,智游网安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4亿元、1.38亿元,净利润2464.87万元、6143.04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收购构成关联交易,交易对方睿鸿置业、珠海普源的控股股东为李琛森,其与公司实控人李林琳系姐弟关系。

5月10日,国农科技披露上述重大资产重组进展情况,称截至目前,本次重组涉及的审计、评估、尽职调查和商务谈判等相关工作仍在进行中。

显然,重组已推进近两个月,仍未披露交易报告书,这些给此次重组能否顺利完成增加了变数。

李林琳是2013年5月入主国农科技的。当时,29岁的李林琳以5400万元价格从安庆乘风制药手中拿下国农科技大股东深圳中农大科技投资60%股权,从而间接入主国农科技。

李林琳入主后,资本运作也很频繁。2014年2月,公司计划向大股东中农大及实控人李林琳各发行800万股,募集不超过1.77亿元,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结果该议案遭到中小股东联合抵制。

当年9月15日,公司再启定增募资,以每股13.38元向李林琳、大股东中农大及另一名非关联自然人鲁国芝发行股份,募资2.14亿元用于山东华泰的新建厂区项目,结果因定增材料准备时间较长要延期,遭到第二、第三大股东反对而搁浅。

两次定增募资失败,公司转而筹划收购资产。

2016年3月,公司停牌重组,拟以现金收购及增资方式获取安徽恒星制药51%股权,其结果依然是失败,原因是与交易对方未能就最终条款达成一致。

2017年4月,公司又一次公告停牌重组。这一次,重组推进不足两个月,因公司涉嫌信披违规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重组被迫流产。

无奈之余,公司投资设立子公司,玩“跨界”。去年7月,公司宣布以自有资金2000万元投资成立全资子公司广州国科互娱,进军移动网络游戏。

上市28年六度易主

作为深交所老五股之一的国农科技,经营业绩一直较为惨淡,命运颇为不佳。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1991年1月14日挂牌交易的国农科技,在上市之初业绩就不稳定,1991年至1994年,其实现的净利润为804万元、2349万元、4076万元、2924万元。从第五年开始,连亏两年后,1997年实现净利润1573万元,1998年再次亏损。此后的1999年 至2003年的5年,虽然属于微利,总算保持了持续盈利状态。

然而,好景不长。从2004年开始到2008年,公司连续5年亏损。此后,公司不是亏损就是微利,如2009年至2015年,其净利润分别为718万元、2464万元、1239万元、201万元、-103万元、380万元、125万元。2016年,公司净利润暴增30.51倍,达到3929.23万元。

2017年,净利润大跌78.20%至856.67万元,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则亏损301万元。

整体而言,如果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来考量,公司已濒临退市,因此也被称为“不死鸟”。近几年,公司基本上是靠变卖资产来维持,如2015年变卖子公司北京国农物业获得464万元,从而当年实现净利润125万元。

2016年出售国农置业99%股权收回6434万元,使得当年实现净利润3929万元。值得一提的是,挂牌价为10724万元,最终成交打了6折。而且,接盘方深圳百盛通购买上述资产时成立仅17天,注册资本100万元。显然是冲着接盘而设立。

当时,公司在年报中表态称,未来将集中资源发展医药业务,逐步打造综合医药制剂制造平台,且房地产开发业务已多年无新增项目,故剥离房地产业务,聚焦生物医药主业。有意思的是,国农科技声称重点发展的医药业务,仅靠子公司山东华泰承载。彼时,公司参股的4家公司中,仅有山东华泰涉足生物医药的研发、生产与销售。由此足见公司转型决心之大。

2017年,与此前靠出售资产保住不亏不同,这一年,公司盈利靠会计核算方法调整。年报显示,公司对外投资中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转换为长期股权投资,增加6137.14万元。

去年,国农科技亏损2027.08万元,同比下降336.62%。今年一季度,公司通过出售山东华泰资产成功扭亏。

业绩不佳,公司频频易主。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最初,公司的控股股东为招商局蛇口工业区运输公司,随后,相继有北京大学下属的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中国农业大学下属的中农大科技企业孵化器公司,到安庆乘风制药有限公司、香港富景集团投资有限公司。直到2013年,李林琳入主。至此,已经六度易主。期间,公司名称先后有深安达、北大高科等,更名9次。其主营业务也是多次变换,上市之初,其经营范围包括汽车货运、客运、货物仓储、汽车维修及配件销售等,此后逐渐涉及到通信、计算机、房地产、新材料及生物技术的开发等领域。

刘益谦潜伏4年仍浮亏

如果国农科技此次卖壳不顺利,已经苦守4年的刘益谦不知道能否坚守下去。

李林琳入主之后,市场猜测其会推进国农科技重组,包括收购其父亲李华锋的公司三顺药业。尤其是2016年,国农科技接连出售房产、物业,宣称聚焦医药产业,这与三顺药业产业相吻合。

就在国农科技正式宣称聚焦医药产业前夕,资本大佬接连入股。

最先入股的是新三板公司中科招商实控人单祥双。中科招商是一家投资公司。从2015年6月开始,中科招商子公司中科汇通在二级市场大举增持。彼时,正值A股大幅波动,中科汇通在不到两个月内逆势连续举牌。至当年三季度,其持股比就达到11.33%。粗略估计,举牌成本在3亿元左右。

当年7月8日,刘益谦也通过国华人寿在二级市场举牌。短短一周,就买进了419.89万股,占国农科技总股本的5%。此后,有少量增持,持股比达到5.01%。粗略估算,其举牌为0.9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中科汇通增持时,股价最高超高43.58元,最低为26.73元,平均成本超过28元。国华人寿的增持均价为21.09元。

2015年以来,国农科技未曾实施现金分红,因此,股东均未获得分红收益。

截至5月21日,国农科技收盘价为21.48元,市值仅为18.04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粗略计算发现,剔除2017年出售的112.08万股,中科汇通持股总数为839.76万股,占总股本10%(期间,曾将300万股转让给中科招商,合并计算),市值仅为1.72亿元。加上出售的市值约为0.26亿元,合计约为2亿元,相继3亿元举牌成本,单祥双已经浮亏过亿。

相较单祥双,刘益谦的亏损幅度要小很多。单纯从账面上看,目前仅浮亏235.7万元。但是,国华人寿动用的是收益率达8%的万能险资金,加上4年时间,综合下来,亏损的金额也不少。

当然,如果此次卖壳顺利,刘益谦、单祥双的苦守将被股价大幅上涨来补偿。

热搜:科技,净利,重组 收藏
图文热点
adr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