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01
营口热线 > 教育

麻城人都喜欢的“中国超级中学“黄冈中学背后大揭秘!!!

|时间:2017-06-10 12:55|责任编辑:醉言|来源: 互联网

原标题:麻城人都喜欢的“中国超级中学“黄冈中学背后大揭秘!!!

麻城人都喜欢的“中国超级中学“黄冈中学背后大揭秘!!!

(插图)湖北省黄冈中学

1994年10月5日,地处湖北大别山南麓的黄冈市锣鼓喧天、人声鼎沸,大街小巷挂满了长短不一的喜庆红幅。从清晨开始,一支由全国七十多家媒体组成的新闻采访团,浩浩荡荡开进当地一所中学。

当晚,央视王牌栏目《新闻联播》打破开播以来的新闻编排惯例,在要闻时段播放了一则消息:“湖北省黄冈中学举行校庆90周年活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鹏、李瑞环、刘华清、李岚清、宋平,以及前中华人民共和国代主席董必武等多位国家领导为该校题词……”

一所农村中学的校庆活动,惊动如此多的政治局高层领导,招来如此高规格的庞大记团,已属史无前例,加上央视《新闻联播》要闻的适时播出,更堪称新闻里的新闻!时任校长曹衍清告诉记者:“头天晚上我睡不着觉,去看一位新华社高级记者,他正在写稿子。我问他,‘这会还没有开您就写好了稿子?’他回答说,‘我现在写好,明早8点,要送到总理办公室,你们有总理题词嘛……’”

奇怪的是,目睹新闻热炒,无论是当地人还是外地人,并未表现出太多的惊讶,似乎没感觉到如此铺张的场面有什么“出格”之处。正如一位地方台评论员所调侃的那样:“当代中国,若有人不知道黄冈中学,除开文盲就是没做过学生家长的人!”

没错,前后30余年,就是这所地处鄂东贫困地区的黄冈中学,创造了中国应试教育的多项奇迹, 理所当然地成为中国应试教育的第一神话!

麻城人都喜欢的“中国超级中学“黄冈中学背后大揭秘!!!

(插图)原中央政治局常委、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对黄冈中学的题词

1.首创“重点中学”、“重点班”、“尖子班”等应试建制

1978年,中国恢复高考之初,十年“文革”阴影未散,教育战线的冰河初醒,黄冈地区敢为人先,以黄冈中学为重点,首创高中“尖子班”,集中优势兵力备战高考。翌年,该班23名考生提前一年(注:高一,当时高中两年制)考大学,包揽湖北省高考总分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第五名和第六名。所有学生全部考入重点大学,其中13人进入北大、清华。这一赫赫战绩,不但树立了这所黄冈中学的“江湖地位”,而且它的应试建制也迅速风靡全国,成为境内中学争相效仿的应试组织模式。此后,“重点学校”、“重点班”等称谓迅速扩散全国,至今仍被沿用。

2.先声夺人,启动中国“奥赛”教育

上世纪80年代,当大部分国人还没听说过中学生奥林匹克竞赛时,黄高就以“奥运模式”选拔、培养参赛选手。每年中考过后,他们从各县“掐尖”招生,再好中选优,组成一支代号“9班”的“特种兵部队”,冲击奥赛奖牌。1986年,他们首次正式参赛并旗开得胜,为中国赢得第一枚奥赛铜牌,为此后多年全国中小学的“奥赛热”树立了标杆。近30年,在国际数、理、化奥林匹克竞赛中,黄冈中学先后有15名学生获得18枚奖牌,被誉为“金牌中学”。仅此项获奖,平均每年为黄冈中学入榜保送全国各重点大学的考生30余名。

3.创编高考秘笈,催生中国教辅书市场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随着黄冈高考神话的确立,一种应试“法器”火遍大江南北——每年高考结束,在显赫的录取数据感召下,针对下年度内部发行的各种黄冈高考复习资料、模拟试卷,尚未付印就被全国各地教育部门和学校抢订一空。

尔后,随着应试教育初成国策,各种版本的黄冈高考秘笈从内部资料到大批量公开出版发行,并被反复盗版盗印,其数量之大无法统计。直至今日,《黄冈考典》、《黄冈名师学法点拨》、《黄冈课堂》、《黄冈高考模拟试卷》、《黄冈高考经典》、《黄冈高考兵法》等成套、成系列的书籍,仍在图书市场热销。有知情者透露,十年左右的时间,学校每年经济效益超过千万。

有趣的是,据黄高校长公开辟谣,在众多打着黄冈招牌的教辅书籍中,仅有机械工业出版社的《黄冈中学考试卷》和《黄冈中学作业本》是本校编稿,其余均为杂牌货和冒牌货。尽管如此,毋庸置疑的是:自打恢复高考之初就开始大行其道的黄冈高考资料,不愧为催生中国庞大的教辅书市场的原始推手。

麻城人都喜欢的“中国超级中学“黄冈中学背后大揭秘!!!

(插图)热销全国、经久不衰的黄冈高考复习资料

黄冈中学豪华的90年校庆活动历史性的落下帷幕,在此前后20余年,该校当之无愧地站在中国应试教育的制高点上,无论高考布局如何艰难诡谲,升学率始终保持在98%以上,其中重点大学录取率为75%左右,仅保送北大、清华等著名大学的毕业生就有700余名。在它的“龙头效应”下,黄冈地区累计为国家输送大学生60多万人。

值得一提的是,从黄冈中学走出去的毕业生,有10人成为省部级以上领导,9人在部队晋级将军军衔,另有3000人获得各行业的高级职称,300人在海外读完博士学位……

这些响当当、硬邦邦的数字,为黄冈中学带来数不清的荣誉——“全国五一劳动奖状”、“全国文明单位”、“教育系统先进集体”、“全国德育先进学校”、“全国贯彻学校体育工作条例优秀学校”、“全国学校民主管理先进单位”等,仅国家级奖励就多达20多个,省市级荣誉桂冠近百顶。

就这样,黄冈中学缔造了中国应试教育的第一代“神话”。有人戏说:“黄冈中学让整个中国考起来”!

“苹果熟透了就会从树上掉下来”,据说是一样非常讨厌的真理,不管出自内在基因还是不可抗拒的外在力量,“长使英雄泪满襟”!

21世纪元年,对于黄冈中学来说是个转折点。一个偶发事件,启动了一轮对黄冈教育模式乃至中国应试教育的质疑与批判。事件源于《中国青年报》的一篇文章——《解密“黄冈神话”,缘何高考状元辈出》。该文全面介绍黄冈中学高考神话的形成与经验,并将该校的办学方向扭向“素质教育”。此文一出,便遭到京沪广等大城市的中学校长和教育界人士的强烈不满,他们纷纷指出:黄冈中学是应试教育的典型样板。

讨论开始不久,一位化名“西门吹雪”的网友在北京大学网站上发布了一个帖子,题为“《黄冈中学,我的地狱生活》!”帖文以此前热播的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的前言句式作开头,披露了自己在黄冈读书时的“苦役”经历。

麻城人都喜欢的“中国超级中学“黄冈中学背后大揭秘!!!

(插图)黄冈中学学生寝室夜读

“你爱你的孩子,就把他送进黄冈中学。但那里是天堂,也可能是地狱……我从黄冈中学毕业13年了,从没有回母校去看过。为什么?我实在很讨厌这所学校……黄冈中学的教学方法,堪称应试教育一绝!总结一句话:一切以考试为中心!

“黄冈有600多万人口,黄冈中学每年招生都是掐尖挑选各县中考前20名的学生,余下的生源才留给各县一中……从高一起就把各科尖子学生集中到一起,每星期搞一次集训。到了竞赛前的一个暑假,再对秋季参赛的学生进行一个月的强化训练。因为中考拔尖来的学生基础相当好,考大学问题不大,所以有时间和精力专门对付奥赛,而别的中学哪有资本和胆量这样做?

“黄冈中学的高中生活,就像处在一个集中营。哎,毕竟是母校,说是魔鬼集中营,我实在于心不忍!记得我15岁离家几百里,到黄冈中学读书,每天天不亮起床晨跑,上千名学生集中在一起,如同一支军队,在寒风和夜色里诡秘地奔跑。跑步之后集中训话,然后晨读早餐,紧接着白天上课,晚上考试。天天、月月、年年如此,到了高三,学校干脆取消了星期日休息,仅留给大家一个下午的时间洗澡洗衣服。

“我考上黄高时,成绩在班上大概10来名,高中三年,成绩一年比一年差。究其原因,是因为我体质比较差,加上高强度的学习生活,神经衰弱,经常偏头疼、遗精、失眠,日子过得一塌糊涂,可学习还得应付,因为我家境贫穷,不跳出农门不行啊!好在我智力很好,高考过了本科线,上了一所建筑学院,庆幸走出地狱般的高中生活!

“大学毕业后,我走上了工作岗位,成为一名出色的工程师。我感谢黄冈中学培养了我,但是高中的学生生涯,一直给我留下了灰色的记忆,难以磨灭。今天,我的小女儿已两岁了,望着她的可爱身影,我想,到她读书的时候,中国的教育或许有了很大改变,希望她不再经受我这样的经历,往后的学习生涯欢歌笑语……”

此帖发出后,在网上引发一场由此及彼的教育大讨论,关于黄冈中学、关于中国高考制度……记者通过百度搜索标题,词条竟达30多万,其中不乏历届黄冈中学的毕业生。记者归纳、选择了几条有代表性的帖子,以方便读者管中窥豹。

网友:“我从黄冈中学保送到北大念书,在这方面应该感谢那所中学,可从感情上我真的一点也不留恋,那里的确是一个泯灭个性的地方,是典型的应试教育。在那里三年,除了读书就是读书,我的青春年华在压抑、苦闷中一挥而过,我也看到了一些没考上的同学,最后带着满身的伤痛两手空空离开了学校……对15-18岁的孩子来说,一片广阔的天空和一个美丽的梦想,比日复一日的做题和考试要重要得多,那才是一生的财富。”

网友:我不恨我的母校,因为现实摆在那里,不死读书你不要想考上大学,你没有办法改变你的生活。我不愿意那样,但是只能那样,要参加高考,能够采取的最有效办法就是题海战术。如果让我再一次回到从前,打死我也不干。但是我感激那种教育方式,因为那所中学改变了我的人生。

网友:我不是黄冈中学的,黄冈题我也做过。我只想说,类似情形到处都是,我们中学校长在大会上明言要把学校建成模范监狱!我有时也怀念那段学生时光,但却再也不想重来一次了。

网友:黄高没有错,有错的是现在的考试制度。如果有人觉得自己是现存教育制度的受害者,那么,黄高其实也是一个受害者,而不是一个迫害者,我们没有理由去责备它。毕竟,它为许多人铺了一条通向美好生活的路!

网友:我相信批评黄冈的人指向的是整个教育体制,而非具体某个学校和教师。我们都在体制之下,不同的是,有人反思,有人服从,但是有多少身在其中的人敢反抗?

对此,在接受记者求证时,黄冈中学校长显得由衷淡定:“‘西门吹雪’的确是我们学校毕业的,我也大概知道他是谁。但我不怪他,也不想说什么,就像受到子女埋怨的父母亲那样……”

麻城人都喜欢的“中国超级中学“黄冈中学背后大揭秘!!!

(插图)湖北省黄冈中学百年校庆

一片争议、一地鸡毛,一边挨骂,一面受推崇,一晃又一个十年过去了。2004年10月5日,黄冈中学在毁誉参半的舆论声中迎来了校庆100周年。15000余名海内外嘉宾、校友和在校师生聚集学校礼堂,共庆母校百年华诞。尽管校庆活动的排场越来越大,但有些到场记者敏锐地感觉到:这个十年,尽管黄冈中学的LOGO越来越多被悬挂在外省市的校园门楣之上,但不知不觉之间,似乎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落日辉煌。

这十年,中国教育改革呼声四起,黄冈中学的治学理念不断受到各种质疑与非议,但由于社会对学历的盲目推崇不止,教育舆论还处于实用主义阶段,使得应试教育的负面效应仍戴着正能量的面具,继续左右大众舆论。故一面是高校招生指标不断扩大,大学生就业形势严峻,中学教育成本凸显负差。另一面却是以高考升学率为标志的“重点中学”、“超级中学”在全国各省市遍地开花,而且花样不断翻新,高考升学率的新纪录层出不穷。

尽管大气候对黄冈中学来说无碍大局,但小气候的不断恶化,却使得这所神校的江湖地位无可奈何地发生动摇,撑起学校的两大支柱——高品质教师队伍和成绩优秀的初中毕业生大量外流,便是其中的致命伤。

我们敬佩恢复高考后在黄冈中学创业的老师们,在工作繁重、条件简陋、工资低微的情况下,他们怀着教书育人的崇高理想,不计得失、同舟共济、为荣誉而战,用智慧与心血联手打造出中国第一超级中学的神话。公平地说,没有他们的无私奉献,就不会有黄冈中学的今天。但随着学校名声鹊起,黄冈的老师们成为全国各地的抢手人才,加上外部舆论的有失公允,教师队伍人心涣散的现象日渐严重。

黄冈教育局王局长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从上世纪90年代到2010年的20年间,是黄冈教师流失最严重的时期,每年有150-320人调离黄冈。最开始是一些特级老师、奥数竞赛“金牌教练”被经济发达的南方和东部沿海城市的学校高薪挖走,后来随着“大武汉经济圈”的建成,以及高铁、动车的便捷覆盖,部分教师开始选择省城。如数学组30多个老师,近一半人调离学校,基本都是骨干教师和特级教师。其后,在武汉、深圳几所奥赛成绩独占鳌头的高中,竞赛教练均不乏黄高教师的身影。

过去,黄冈中学的生源是通过中考从各县中的优等生中拔尖,优秀教师的批量“外逃”,严重动摇了家长们对学校的信心。现在,每年都有几百名成绩优秀的初中毕业生被省城武汉的重点中学哄抢招收。

两大基础队伍的涣散,加上全国各地重点中学林立,超级中学后来居上,“徒弟打死老师傅”的现象随之出现——黄冈作为立校根本的“考霸”地位发生了动摇。自1999年以后,黄冈中学再也没出过省状元。2007年以后,黄冈中学再也没有拿过国际奥赛的奖。此后7年高考,黄冈一本上线率低于全省平均水平,文理科600分以上的高考学生,仅占全省12.1%,与人口占比大致持平。2014年,教育部取消了奥数获奖的考生保送重点大学的资格,这对于黄冈中学来说,无异于又折一翼。

最让黄冈人伤感的应该是2010年的北大首次自主招生。几十年来,曾为北大、清华输送700多名高分优秀学子的黄冈中学,竟未能出现在北大校长首批推荐的学校名单中。多家媒体发表文章,称道这是中国大学告别应试教育的象征性举动。黄冈中学于无辜中再躺枪,又一次成为批判者的众矢之的。起源于黄冈的重点高中、尖子班、奥赛教学、教辅资料,更被作为应试教育的三大支柱反复揪出来示众;在另一条战线,一些后来居上的学校爱拿近几年黄冈中学不景气的高考成绩说事,继续用应试教育的思维批判应试教育的“王牌学校”。

记者注意到,当黄冈中学陷入“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的尴尬地步之际,几年前曾因发文为黄冈中学叫好而受到众人诘难的《中国青年报》,是少有没有抛弃他们的媒体。2013年,该报连篇累牍发表系列评论《黄冈中学为何辉煌难续》,用独家视点,全面解析黄冈中学的功过是非,并对近年来高考改革带来的新问题深入思辨:

“一方面高考分省命题后,有出题权的省份省会中学成为得利者,而那些曾经辉煌的地方一中,风头让位于大学附中;另一方面奥赛获奖与高考脱钩,原来的奥赛强校失去了高考优势。以黄冈中学为典型的大量县中、地区中学都从鼎盛期滑落下来。不少人认为它们是这些年高考改革的失意者。

“这不是学校的错,因为在黄冈中学,大部分人除了苦读,没有其他出路……黄冈中学的毕业生在北大清华也很著名,被称作‘出身草根,天资聪颖,又刻苦勤奋’,他们的综合素质也在高等教育中锤炼养成。这些能拼的‘草根’,难道不更令人尊敬?

“任何改革都是建立在以前政策的软肋之上。大学需要什么样的学生自然要由高校说了算……在北大清华,在重点大学,农村孩子的比例都在降低……农村学生越来越难与大城市学生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农村学生占60%的黄冈中学,正面临着掉队的危险。

“不可否认的是,当今中国的教育资源正越来越向东南沿海、中心城市聚集,东西部、城乡、贫富分化都在加大。在此大背景下,这种善意、道理充分的改革,客观上减小了农村子弟进入名校的机会。加上非名校的就业率越来越难看,收费却不菲,让不少农村孩子没毕业就扛起行囊去大城市打工……”

赞也好,“砸”也罢,对于外界的说三道四,黄冈中学始终不予正面回应。原奥赛教练、被媒体称作“塔尖上的坚守者”的黄冈中学校长刘祥,自2011年上任以来,一直很低调行事,不在公众面前“发声”。2013年3月,刘校长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在北京参加两会,拒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他私下认为:“当年缘于‘状元情结’,人们把黄冈中学推上神坛,如今人们仍然用状元的多少、升学率的高低把黄冈中学从神话中拉回来……黄高依然是黄高,因为黄高的核心价值和办学目标始终没有变。”

至于什么是黄高的核心价值与办学目标,刘校长未做说明。

几十年的应试教育,黄冈神话更像是一款时尚产品,在不同的历史阶段被人效仿、被人质疑、被人复制、遭人唾弃。不同的是,黄冈中学取得的成就,绝不是某种简单、可以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段轻易被“山寨”的模式。多年来,围绕高考这一中心,他们逐步摸索、积累、形成了符合他们地域文化、经济现状和现行中国教育体制的一整套成功经验,业已成为一种常态化的教学体系在新旧教育理念的零界起落沉浮。尽管这其中的玄机容易成为某种机制的替罪,但正如原黄冈中学校长、后改任深圳中学校长的曹衍清先生所一语道破:“如果说黄冈中学是应试教育的地狱,那中国几乎所有学校无一幸免!”

没错,的确无一幸免!所以,哪怕中国的教育堡垒如何“城头变幻大王旗”,只要应试教育的本质不变,不管黄冈人愿意不愿意、喜欢不喜欢,他们作为某种教育机制的旗帜,还将“迎风飘扬”。2014年高考分数出炉后,尽管黄高无论从整体还是单科成绩均无缘进入全省前三,但在网络出现的一个新词——“中国高考三大牛校”中,黄冈中学仍然名列前茅。

我心里五味杂陈:他们用青春换高分有错吗?没有。那些为学生考高分而如牛负重的老师们有错吗?也没有。那些处心积虑制造高考神话的学校领导有错吗?如果说有,又错在哪儿呢?

作为一个黄冈人

你会支持黄冈中学再次崛起吗?

参与投票

将您的看法发表在评论区,遇见更多观点一样的人!

|文章来源:新浪博客|商务合作:0713-2916956

热搜:揭秘 收藏
图文热点
adr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