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01
营口热线 > 资讯

余额宝取消限购背后的“血泪史”

|时间:2019-04-10 10:02|责任编辑:admin|来源: 和讯网

4月9日晚间,天弘基金称,将于4月10日起取消天弘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个人交易账户持有额度及单日申购额度限制。

也就是说,投资者购买天弘余额宝货币基金将不再受到单日2万元的申购额度限制和个人最高持有10万元的额度限制。

在中国,一个行业或公司做大了,伴随而来的一定是强有力的监管,尤其对余额宝这样的庞然大物而言,现在“取消限购”可能预示着高层对蚂蚁金服的监管“已经到位”。

1

2014年3月,余额宝上线不久,时任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余额宝这些互联网金融,实际上是在打金融监管的擦边球,它和银行处于不公平竞争状态。

“银行是需要受严格监管的,互联网金融既不受资本金管理,也不受贷存比管理,几乎不需要什么成本。”盛松成说。

尽管一直备受质疑,但余额宝凭借支付宝的优势快速崛起。

2016年,各家商业银行年报数据显示,余额宝规模已超过招商银行(600036)个人活期和定期存款总额,其体量正在逼近或者超过大型商业银行。

另据《新闻晨报》当年报道,在蚂蚁金服A轮以及2016年4月B轮融资时,很多富豪已经进入股东名单。这些富豪,从商业帝国的掌门人,到各路资本系的大佬,还包括明星。

2

于是,各种针对余额宝和蚂蚁金服的监管接踵而至,目标有两个:瘦身和分散风险。

从2017年起,余额宝不断“瘦身”,刚开始将个人持有的最高额度先后调整为25万、10万,而后单日申购额度限制在2万,再后来就是直接“限购”,每日9:30以后便几乎无法申购。

2017年8月30日,中国证监会召开《证券公司和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合规管理办法》培训视频会上,证监会副主席李超强调,有个别货币基金,规模巨大。

李超当时说的很隐晦,但大家都明白,他说的是谁。“不仅要适用普遍的流动性管理规定,还得适用特别规定。”

除了限制规模,余额宝被限制的另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接入更多的货币基金,不能让一家独大。

2018年5月4日起,余额宝接入博时、中欧基金公司旗下的两只货币基金,通过开放接入多只货币基金的方式,从整体上相对降低了单一货币基金集中度高和过快增长的风险压力。

2018年6月6日零时起,余额宝转出到银行卡当日快速到账额度进行调整,从每日限额5万元调整为1万元。这是余额宝继2月1日起调整为限时、限额后又一次改变“游戏规则”。

严格的调控也反应在数据上,余额宝规模从2017年一季度环比增速41%,下降至2018年一季度的6.9%。

《南方周末》曾引述余额宝方面人士的话称:“天弘余额宝自从2017年变成世界第一大货币基金之后,控规模是2017年的最重要主题,控规模背后是余额宝的‘主动维稳’。”

除了余额宝,作为一家金融集团,蚂蚁金服受到的监管压力其实更大。

去年6月份,监管部门提出针对金控公司的监管细则,首批选定五家金控集团作为试点,分别为中信集团、光大集团、招商集团、蚂蚁金服和苏宁。

细则被爆出之后没几天,央行官方媒体《金融时报》发表了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的文章,标题为《中国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初探》。

文章称,金融控股公司存在6大风险,其中之一就是道德风险:金融控股公司规模较大,但由于缺乏作为监管主体的有效监管,往往会刺激集团自身和内部子公司的冒险行为,产生基于大而不能倒背书的道德风险。

3

消息称,中民投董事局主席董文标带领亚洲金融合作联盟30余家金融机构、25位董事长,以及中民投部分高管到访阿里巴巴集团。

阿里巴巴既不是一个物流公司,也不是一家金融企业,而是一家技术企业。虽然这几年,支付宝对金融产生了冲击,但从未想过要颠覆金融机构。

支付宝做的是毛细血管,金融机构做的是动脉系统。对于金融机构的冲击、变革,更多是希望成为促进社会进步的创新力量。

而在10年前的2008年,马云对支付宝的定位完全不同,当时,马云言辞犀利!

昨天的已经过去,我们今天很多在悲哀的人,事实上我觉得悲哀的都是既得利益者,假如没有这场变革,怎么会有中小企业,假如没有变革,我们这些所有垄断的企业,怎么有利益在?

我听过很多的银行讲,我们给中小型企业贷款,我听了5年了,但是有多少的银行真正脚踏实地的在做呢?很少。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改变银行,我坚信一点。

结语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四季度末,已经有13家基金公司的货币基金产品接入蚂蚁金服旗下余额宝,而最新的货币基金机构是20家,终结了天弘基金一家独大的格局。

据天弘基金余额宝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天弘余额宝规模为1.13万亿元,较三季度末的1.32万亿元减少14.39%,为连续第三个季度下滑,户均持有份额则由3329.57份降至1924.83份。

去年4月份,《人民日报》曾发文警告:货币基金并非零风险,其中一个是流动性风险,即“随着余额宝规模不断扩大,公司要保证基金的流动性,意味着需要垫付更多的资金。”

另一个风险是会扩大到银行体系,货币基金投资方向50%以上的资金都投向银行存款,如果其流动性风险传导到银行体系,风险就会被放大。

《人民日报》引述社科院金融所支付清算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鹞的话说,在监管上,有关部门也应该让用户认清,余额宝等货币基金不是银行存款,风险一定是比银行存款高的。

现在来看,经过一系列主动调整,余额宝已经达到了监管的要求。在中国,妥协并不是坏事,可能会让你迎来阳关灿烂。

上一篇银行财报里的中国地区差距

热搜: 收藏
adl02
图文热点
热门文章
adr04